回到顶部

FGO虚月馆杀人事件剧情讲解 完整剧情介绍攻略

2021-04-09 10:02   来源:网络整理    作者:村花   

用手机看

扫描二维码加客服好友 使用手机 二维码应用 扫描右侧二维码,您可以
1.分享给你的微信好友或朋友圈~~
2.随时随地查询手游页游最新动态~

凡人修仙传挂机版

充值比例:1:游戏查询

上线福利:免费领取VIP9+VIP特权礼包

凡人修仙传挂机版

虚月馆杀人是FGO最新的活动,这个活动里具丰富的推理剧情,大家需要通过剧情来寻找真凶,那么下面小编就与玩家们分享下关于FGO虚月馆杀人事件剧情讲解,玩家们一起来看看吧。

更多内容点击:

虚月馆杀人事件剧情

福尔摩斯:各位可有将天花板的斑点、墙壁的纹理,或是桌子的污痕看成过人脸?……哦,有过?那就够了。人类就是像这样能从毫无关联的事物中找出含义。嘛,直白点说就是错误、错觉。也可以说是由先入为主的观念而造成的扣错纽扣。

福尔摩斯:从而言之,人就是习惯优先自己的知识或想法。人既然为人,就无法得出真实的客观性。

福尔摩斯:那么。这次就讲一个以这种错误为主题的,某一群人的故事吧。其实就是关于某个家族的悲剧……但从那单纯的个人集合中瞧出缘分、羁绊这点可能正是悲剧的起因。

福尔摩斯:那是到处都有,但却与你无关的一个故事。

虚月馆杀人事件

其1 犯人不得不在故事的序章登场

(便于想象 括号打从者名)

???(大姐):没事吧?

[啊嘞,斯忒诺……?]

???(大姐):睡迷糊了?……我是朱丽叶、朱丽叶·瓦伊罗特哦。

朱丽叶(大姐):和你是同一个大学研究室的。偶尔、我想想……两天共度一次午餐,一周至少出去玩一次的朋友啊?

朱丽叶(大姐):你翘课跟我来了我家4天3夜的家族旅行……

朱丽叶(大姐):唔……好像完全没印象呢。呐,你知道今天是几号吗?

[2017年5月……]

[2018年5月……]←

朱丽叶(大姐):……看来还有些神志不清呢。月份说对了但年份可是错了整整一年哦。现在是2017年。

???(教授):啊啊,脑袋受伤真是可怕。像是轻度健忘症。

???(教授):以防万一我先自我介绍吧。我是霍桑,维奥莱特家的专属医生。横竖都当了快20年吧?不对,最近回想起从前的记忆总是很暧昧。我也不能笑你。

朱丽叶(大姐):医生,立香没事吧?

霍桑(教授):没什么深刻的异常,只是脑袋的伤很吓人啊。就算现在看上去没事,也可能过了一天突然倒下。作为医生就无法断言绝对放心。要是不舒服记得马上喊我。

???:啊,醒啦藤丸。啊哈哈哈哈没事吧?

朱丽叶(大姐):别说的事不关己!凯恩,是你踢球砸到人家的啊?

凯恩:的确是这样呢——。Sorry。sorry。

凯恩:我都道歉啦原谅我了?那我去玩啦——

朱丽叶(大姐):我替弟弟向你道歉。真对不起。都到了上hig霍桑(教授)chool的年级还是那副德行……

[……好强烈的违和感……]←

[没事,是我神游的错]

朱丽叶(大姐):违和感?对凯恩吗?是因为他太小孩子气了吗?……也是呢。我们也苦恼了很久……

朱丽叶(大姐):可是……我想想,再生气点也行哦?要是再严重点可就不得了了。

朱丽叶(大姐):凯恩踢飞的球不仅直击你的脸,还滚到了你的脚边害你踩到后一个踉跄像木桶般滚下了楼梯啊?换作是我的话,一定会给予凯恩十分说不出口的惩罚。

朱丽叶(大姐):没想到你还能笑着说出“哈哈,凯恩真淘气啊。将来是要做足球选手吗?”

朱丽叶(大姐):算了,这就是你的有点吧。你是寻找好事的达人呢。

[原来如此。话说这是哪儿?]

[真是个高档的旅馆啊……]

朱丽叶(大姐):呀……可真是重病了。这里是虚月馆哦。你和我的家人……

???(奶光):啊啦,看上去没事了呢。

霍桑(教授):哦呀,艾娃。

???(二姐):真是的,听说凯因调皮担心死我了。没出大事真是松了口气。

霍桑(教授):哈莉叶。两位怎么格外美丽呢?

哈莉叶(二姐):呵呵,可能因为我刚入浴了吧。

[这两位是?]

朱丽叶(大姐):……妈妈和妹妹。看样子应该就知道了吧。

哈莉叶(二姐):朱丽叶,你也去吧?浴场很大很舒服哦。

朱丽叶(大姐):现在就算了。

艾娃(奶光):啊啦,这种事可不能懒哦。海风弄得头发很粘乎乎的吧?

朱丽叶(大姐):我没去沙滩所以没事。

霍桑(教授):双胞胎性格竟然相差这么多……真是有趣

???(剑兰):你们,能过来下吗?

朱丽叶(大姐):爸爸?

霍桑(教授):亚当斯卡,怎么了?神色大变。

亚当斯卡(剑兰):多罗茜小姐好像弄丢了珍贵的项链……出了点事。

霍桑(教授):如果是戈尔迪家夫人的事情我们可不能置之不理呢。再怎么说……

朱丽叶(大姐):不用说多余的。那大家一起去吧。

???(玛丽):都说了,为什么项链消失了呢?总不可能自己跑了吧!

???(燕青):所以说夫人,现在我们已经想尽办法了,能请您在稍等片刻吗?

亚当斯卡(剑兰):你看,在那边。变成大事了吧?

霍桑(教授):……在那发怒的女士是多罗茜·戈尔迪。回应她的是马布尔商会的伍先生。

多罗茜(玛丽):要是等等就能出来我多久都等。但那可是很重要的东西啊……

???(保罗):妈妈,我肚子饿了——

多罗茜(玛丽):……萝丽,马上就是点心时间了先在那等等。妈妈现在在说很重要的事。

萝丽:知道了。那我去找凯恩哥哥玩。

???(老虎):在吵什么,伍?

伍(燕青):啊,大姐。正好事情变得有点复杂。其实……

霍桑(教授):……那位很有威严的女性是商会no2的安小姐。顺带一提刚才的少女是萝丽·戈尔迪。

安(老虎):噢。多罗茜大人的项链在浴场……

多罗茜(玛丽):察觉到项链落在换衣间,到我折回去看有十分钟吧。在这期间有人偷了。

安(老虎):但是伍,浴场的出入口是由你负责看守的不是吗?

伍:我能保证至少是没有男性出入的。但是,自从多罗茜大人走后就没有人进去了……

多罗茜(玛丽):那是不是就是你偷的项链?对吧?回答我!

伍:多罗茜大人,还请冷静……

???(莫):吵死了……难得我睡得这么舒服这不是把我吵醒了吗。

多罗茜(玛丽):莫里斯,你……就不能礼仪端正点吗?

[莫桑?]

莫里斯:啊?你找谁套近乎啊。欠揍吗?

朱丽叶(大姐):对不起。这孩子,有点迷糊。

莫里斯:唔,啊你就是啊……嘛,不赖。及格了。

朱丽叶(大姐):我可不想被在移动中呼呼大睡的人这么评价?

莫里斯:谁让我玩了个通宵,没办法嘛。话说你和这家伙是什么关系?

朱丽叶(大姐):……是我在学校的朋友。要是没有外头的人我肯定要窒息了。

莫里斯:这样。嘛,看在你的份上就原谅吧。下不为例哦。

???(芬恩)怎么了莫里斯!

伍:哦呀,阿隆大人。

莫里斯:什么事也没啊老爹。

阿隆(芬恩):这样啊这样。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。

霍桑(教授):……那是戈尔迪家家主阿隆氏和长子莫里斯。

莫里斯:老爹真是爱操心啊。马上就该我继承了你就安心喝老酒吧。

阿隆:只是你这让新娘幻灭的行为举止可不好。

[新娘?]

朱丽叶(大姐):……对不起,但我可不想解释这么多次。马上你就会知道的。

霍桑(教授):伍先生,可以说两句吗?

伍:老师,怎么了吗?

霍桑(教授):我这么说倒不是为了主张自己的清白……但我们的确有不在场证明。我和朱丽叶,还有藤丸,我们三个人都在房间中可以为彼此作证。这里要不就让清白的这两位负责搜查吧?

伍:嘛,比起让身受多罗茜大人怀疑的我直接行动而言,要好多了。

多罗茜(玛丽):我是只要项链回来,就没有任何意见……

安(老虎):既然如此,就先交给两位负责吧。不过,就算那样也找不出来就让我们采取最终手段吧。我们是信用商业。

亚当斯卡(剑兰):朱丽叶,真的没事吗?

朱丽叶(大姐):真是爱操心啊。没事的啦。……说起来医生,你是什么打算?

霍桑(教授):哎呀哎呀,稍微采取猛烈点治疗。说不定能作为唤醒藤丸记忆的复健。

朱丽叶(大姐):那倒也是呢。

霍桑(教授):那么,藤丸君。这下两家人都见过面了,你的记忆如何?

[马布尔商会是啥?]

霍桑(教授):唔姆……看样子还是不行。他们在那边世界可是有名人。

霍桑(教授):尤其是他们见证过的契约,听说是绝不会被打破。

朱丽叶(大姐):这座岛、这虚月馆都是属于马布尔商会的。所以绝不会有任何妨碍。

霍桑(教授):嘛,如果真是他们偷走项链,光凭我们可取不回来呢。

朱丽叶(大姐):这点相信他们也无妨吧?毕竟那些人可是凭信誉做生意的。

朱丽叶(大姐):虽然我觉得那项链绝不便宜,但他们应该不会想因小偷小盗损失信誉吧?

[那些人这么厉害吗?]

朱丽叶(大姐):他们的客户遍布全世界,也就是有那么厉害。我家和戈尔迪家合起来也完全敌不过吧。嘛,不是这样的话也没必要麻烦他们列席了。

朱丽叶(大姐):顺带一提,安小姐是第二席。那位看上去很年轻的伍先生听说也是第五席了。

霍桑(教授):商会的no2和no5都来了,说明对方也是相当重视这边呢。

朱丽叶(大姐):……比起这个,我们去听听安小姐他们的话吧。

安(老虎):是的。由于是一早出发,考虑到各位早已疲惫,就优先对妇人开放浴场了。

朱丽叶(大姐):到这儿都过了中午是很累呢。但是妈妈她们好像已经恢复了活力真是太好了。话说负责看守的伍先生是一刻都没移开视线吗?

伍(燕青):怎么会。我在大浴场入口处给蔬菜去皮呢。人手不够用啊。但话说回来,就算没盯着看,我也不会放过混蛋的下流气息。

伍:在记忆范围内,首先是哈莉叶大人和艾娃大人使用了浴场。与出浴的两位擦肩而过,进入浴场的是多罗茜大人和萝丽大人。在多罗茜大人出来后没有任何人进去过。

伍(燕青):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神色大变的多罗茜大人折回来算账。

朱丽叶(大姐):擦肩而过的话妈妈她们是不可能犯案的……奇怪,这下就没有嫌疑人了?

霍桑(教授):如果是女性的话应该就能不被伍先生警惕,进入大浴场了。但是关键的女性却迟迟找不到……

朱丽叶(大姐):立香……有灵光一闪吗?

莫里斯:就算说有不在场证明,但那种话可信吗。我就不点明是哪家人了。

莫里斯:而且双胞胎的话不就能巧妙地互换……也有这种手法吧?我就不点明是哪家人了。

伍:……再怎么说也不会搞错吧?不可能搞错啊。

[平时穿男装的女性说不定就能进去了吧?]

伍:……那,倒不是不可能。关键是得有那样的人。

莫里斯:哈哈,那种家伙在这洋馆的哪儿啊。真好笑。

莫里斯:……喂,为什么盯着我看?难道在怀疑我?

朱丽叶:等等,别吵架啊!

[有(什么)!]

[没有(胸)!]

朱丽叶:莫里斯怎么看都是男人啊?

莫里斯:这家伙,居然敢说我是女人!

朱丽叶:莫里斯!都说了这孩子……

莫里斯:不,就算是看在新娘的份上也不能原谅。给我出来!

???(小莫):不可以莫里斯大人。

伍:喔,克里斯。辛苦你了……来的真不是时候!

莫里斯:要是妨碍我,就先从你解决。放马过来!

克里斯(小莫):没办法。那就失礼了!

​虚月馆杀人事件

其2 不得使用超自然能力的侦查方法

(battle结束)

莫里斯(小莫):可恶,放开我混蛋!

克里斯(小贝):请恕罪。

莫里斯(小莫):可恶……还真是不可貌相。啊啊混蛋,都怪你我右手好痛!都没心思揍人了!

伍(燕青):唔,锁住关节让他老实下来不就行了。让对方受伤正是不成熟的证明。

克里斯(小贝):话说回来,纷争是因何而起?

[嘀咕嘀咕……]

克里斯(小贝):那就说明,项链还有可能留在此处对吧?

克里斯(小贝):能藏东西的地方我倒是知道几处。

莫里斯(小莫):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找到……

克里斯(小贝):找到了。在收纳棚的里侧。

莫里斯(小莫):还真有啊!

多罗茜(玛丽):啊啦,还真是?好奇怪啊,我不记得有放在这……

萝丽(保罗):啊!

多罗茜(玛丽):罗莉?

萝丽(保罗):……好不容易藏好的。真无聊!

莫里斯(小莫):哈?是那家伙的恶作剧吗!?白挨揍了啊……话说怎么办啊这气氛!

阿隆(芬恩):莫里斯(小莫)里斯。稍微安静点。

多罗茜(玛丽):对不起。没想到我女儿会做出这种恶作剧……

奶光(艾娃):请别介意。小孩子做的事无可厚非。

教授:莫里斯,我帮你看看手吧?惯用的手受伤可就麻烦了。

莫里斯(小莫):切,才没那么夸张。我可一点事都没。

莫里斯(小莫):……真是的,一副搭讪脸还真有两下子。这都快傍晚了。吃饭吃饭。

伍(燕青):的确。那就准备一下晚餐吧。

凯恩(梅菲):多谢款待——!!

萝丽(保罗):多谢!

多罗茜(玛丽):萝丽。别偷懒,好好说多谢款待。

朱丽叶(大姐):……多谢款待。

[真美味啊]

朱丽叶(大姐):诶……嗯。是呢。

莫里斯(小莫):撤下去吧。用刀切肉切得我手疼。

克里斯(小贝):那还真是失礼了。需要我帮您切好吗?

莫里斯(小莫):不用你操心!可恶,怎么会这样……

阿隆(芬恩):雨水会让土地凝结……若是两家的羁绊能变得更为牢固,那刚才的骚动也算是有了意义。

阿隆(芬恩):再怎么说,我儿子莫里斯与维奥莱特家的千金朱丽叶。只要这件婚约成立,两家也就结成同盟了。还有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事吗?

[婚约?/朱丽叶?]

朱丽叶(大姐):……别这么惊讶啦。原本就是为了这件事的旅行……

安(老虎):经我们马布尔商会见证,这场婚约会成为无法颠覆的契约。就算家族内有人唱反调,我们也保证能让他们噤声。

伍(燕青):还分会痛的方式和不会痛的方式。我个人比较擅长会痛的那种。

(铃声)

克里斯(小贝):奇怪。客人与我等……按计划应该已经全员到齐了啊。

伍(燕青):比起这个快摆出警戒姿态。大姐早就准备好了哦。

安(老虎):……有人来了。

???(福尔摩斯):晚上好。虚月馆的各位。

???(福尔摩斯):请原谅我的无礼。鉴于我已经按响了门铃,就请宽恕我吧。

伍(燕青):你是什么人?这可不是能随意迷路进的地方。

???(福尔摩斯):我是谁这点还请问戈尔迪氏或者你的上司吧。应该就是这种顺序吧。

安(老虎):没想到还真来了。完全没有被跟踪的迹象……

阿隆(芬恩):……唔姆。难以相信,但也唯有认同了。侦探阁下,欢迎你的到来。

???(福尔摩斯):谢谢您,家主。那请容我自我介绍。我是谢林伽姆。既是计划外的客人,亦是察觉到事件的气息而赶来的——名侦探。

莫里斯(小莫):哈啊,侦探?老爹,为什么喊侦探来!?

阿隆(芬恩):事情变成这样只能告诉各位了。其实在准备婚事的途中,收到了恐吓信。

阿隆(芬恩):写着"取消莫里斯与朱丽叶的婚事。不然戈尔迪家就会遭遇不幸"

莫里斯(小莫):……真的假的。我可是第一次听说。

莫里斯(小莫):可是啊,这类恐吓早就受过无数次了。还怕什么?

阿隆(芬恩):这次的婚事是在私下推进的,知道的人很少。我连干部都隐瞒了…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

莫里斯(小莫):难道说,写恐吓信的人在这之中?

阿隆(芬恩):为此烦恼之中,就在昨天,我接到了谢里伽姆氏的联络。

谢里伽姆(福):“您若是在为令郎的婚礼烦恼,那我或许能帮到您。”

阿隆(芬恩):所以我找安商谈,回复他说“如果你能只身赶到我们所在之处,就雇佣你。”

莫里斯(小莫):为什么你知道恐吓信的事?

谢里伽姆(福):就当做是商业机密吧。只不过,这世上没有我不知道的事。

莫里斯(小莫):太可疑了啊!一切肯定都是这家伙的自导自演吧?

阿隆(芬恩):不,侦探阁下的实力是真的。谁让他找到了我们的所在之处。

安(老虎):知道虚月馆的在商会中也仅有少数人。最早设计本馆的日本建筑师也早已离世……只能理解为他成功追踪了我们今日的行程。

谢里伽姆(福):哈哈哈。得您赞赏我万分荣幸。放心吧,各位。

谢里伽姆(福):我向你们保证,无论馆中发生什么,我都会解决。谁让我是名侦探啊。

​​2017年5月7日

玛修:太好了,你醒了!前辈,没事吧!?

[……玛修?叫玛修的玛修?]←

[好像回到my room后在床上睡着了……]

​玛修:是,是的,我是玛修·基列莱特……

玛修:有和我同名的别人,或是不同名字的我存在吗……?

玛修:……那个,什么都不记得了吗……?前辈在休息室买了热咖啡,我买了热可可。

玛修:本来在边喝茶边闲谈,结果前辈一直盯着窗外的月亮看,突然低语了一句“是联动啊……”就秒睡着了……

玛修:然后咖啡也洒了……

教授M:对。那场骚动就像是小规模的烟花啊。尤其是玛修小姐慌乱的模样。

教授M:但是老天没有舍弃你们。不对,应该是移开视线了。

教授M:偶尔路过的,不瞒你说,就是我。无奈只好挺着个老骨头把你搬到这。之后还不像样地学着诊了个察。

福尔摩斯:情报应该正确传达教授。路过的不只是你吧。正确来说是我们。诊察也是我做的吧?

[那个……给你们添麻烦了]

教授M:没事。只是被玛修小姐像这样一把抓住腰就不能装作没看到了。

教授M:简直是让人联想到相扑力士的动作啊。我要是在年轻个二十岁就倒了!(寄り——相扑的一个动作)

[话说……现在是2017年5月对吧?]

玛修:是,是的。5月7日……怎么了吗?

福:……唔姆。毫不在意咖啡导致的轻度烫伤,而是率先确认日期吗。

福:看来是做了个非常奇怪的梦啊。能说说是什么内容吗?

玛修:那是……那是……

玛修:这梦就像是推理小说的引子啊,前辈!

玛修:那个,光是听你的描述就能联想到可爱的朱丽叶和哈莉叶,宛若母爱化身的艾娃,恶魔一样的梅菲,不对是凯恩,以及没有确信或证据,但就是流露出废柴气息的家主Mr.亚当斯卡。

玛修:还有,还有——

教授:哈哈哈。冷静点玛修小姐,藤丸君也很混乱吧?

教授:光是维奥莱特家就有5人,不对是6人。我很在意那位霍桑医生啊!

福:啊啊,肯定不是个正经人。估计是黑医师,或者是诈骗师这类的臭泥吧。

教授:诈骗师?你是说最后出来的那个侦探吗?像主角一样在无人知晓的洋馆出场。哎呀哎呀,还真是厚颜无耻至极哦!教授:为什么自称侦探的家伙啊,不管哪个都这么可疑呢!

玛修:教授。请恕我直言,福尔摩斯先生奇人般的举止是为了使犯人掉以轻心。

玛修:不啰嗦的人可无法胜任名侦探。因为换做是温柔的侦探,基本在故事中盘就被杀害了!

福:……

教授:哈哈哈,那倒是!真是羡慕啊,热心的粉丝真是必备啊!

福:谢谢你Miss·基列莱特。但是现在还请安静。我也多少有在反省。

玛修:啊,前辈。凭借你刚才的话,我画了个笼统的人物关系图。

玛修:这张图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?

[哦哦……好易懂……!]

[完美!]

福尔摩斯:……咳咳,那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。关于藤丸的梦。

福:在梦中你被陌生的女性,朱丽叶看护。然后地点不是迦勒底,而是陌生的洋馆,和聚集在洋馆的两大家族。

福:那些人都是你熟知的从者们,但名字和性格都是别人,对吗?

[是的。我很混乱]

福:光说是梦的话这设定未免太过细致了。说起来你知道虚月这个词吗?

[不知道/好像是……古语……]

玛修:根据辞典,这是日语古语中指代三日月的词。洋馆总是起些古色古香的名字呢。

玛修:不,我敢断定是必须得起这种的名字。虚月馆……真是个好名字!

福:唉。没想到Miss·基列莱特对推理的痴迷到了这种程度。

福:那么,教授。你对刚才聊到的有什么评语吗。

教授:唔姆。是人通过梦境,知晓了本不该得知的事吗……?

教授:预知梦、千里眼、远隔共有。放到魔术世界中可不算稀罕事。

福:啊啊。但是这次可能不符合这些事例。

福:虽然只是个假设……

福:藤丸可能接收了某个人正在经历的现实。

教授:嘛,我猜也是那类。对藤丸而言真是不幸啊。

教授:虽然搞不清发信的源头,总之藤丸与“某个人”的线路(频道)同步了。

教授:但人类的数据实在太多。就像是声线,肤质,表情等等情报量的凝聚物。因为无法悉数接收,所以才在你脑内替换成了从者们的模样吧。

教授:也就是大脑的安全机能。以防这样下去撑爆,才换成了简单易懂的形态。

教授:对,这样下去会撑爆。你的大脑比意识更为准确地把握了现状。

教授:也就是——梦境并不是就此结束。而是“仍然继续”着!

[好像又困了……]

玛修:前辈……?——前辈!?

教授:你看,果然。正如玛修小姐所言,不过是引子才刚刚结束。

教授:你接下来,得伴随着“谜题”展开。

教授:对你而言不过是梦,但对梦中的你而言是现实的“谜题”。

教授:我以教授之名向你忠告。按你刚才讲述的状况,人际关系中存在着恶意。

教授:——不会有错。你在那场梦中,是属于“受害者”的范畴。

玛修:教授?这是什么意思——

教授:没时间解释了。藤丸就像是眼中进沙子了。我能做的是,我想想。也就是在梦中,作为医生帮你疗伤了吧?

福:这表层意识的封闭方法不是睡眠……不可能不让你进入睡眠吗。

福:——藤丸。我也给你一个建议吧。刚才说的话,关于莫里斯和莫德雷德的置换有什么含义,好好想想。

福:那是因为莫德雷德的模样被分摊到莫里斯粗暴的性质上产生的error。

福:可以说是你原先保有的知识,和现在接收到的事物之间的差异。

福:那么照理来说,也应该有别的这类error。

福:听好了。[能看到的事物绝不可信]千万不要忘记这点。

福:总而言之,要慎重考虑、行动。坠入梦境后我们不能起到一点帮助。

福:那场梦对某人而言既是现实,在做梦的期间,你就会成为那个“某人”。

福:我不想吓你,但是[如果在那边死亡,结果会如何尚且未知]。

福:知道了吗。首先,先以客观角度收集情报。所有推理,都从那里开始——

版权声明:文章来自网络:呵呵玩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,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!